现在时间:
  
 
信箱内容
详细内容
标题:   举报材料
内容:   举报材料 魏县县长您好: 我是章丘市振通机械公司的员工, 现将魏县市场管理局个别人徇私舞弊、乱执法的情况举报如下: 2017年2月我公司与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颗粒机生产线供应合同》,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3月16日验收合格付款后从我公司将该生产线提走。此后,我公司又派人赴魏县帮助其安装调试,使该生产线正常运转。合同约定的一是质量合格后付款;二是质保期为一年。过质保期后,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6月向章丘市市场管理局投诉,章丘市市场管理局在调解未果的情况下,告知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向法院起诉解决。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9月向魏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供应合同,退还210000元货款,魏县法院于同月19日立案,并对我公司采取了冻结账户存款的保全措施。此后,魏县市场管理局凭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宋章记委托的河北省沧洲质检所的质检报告,多次对我公司进行骚扰,先是让我公司去魏县市场管理局接受询问,后又要求人公司接受听证。我公司于2019年11月6日向该局发出了《异议书》,阐述了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已向法院起诉并附上案件号,明确指出,根据国务院工业产品质量责任条例第二十条规定魏县市场管理局对该案没有管辖权。 让人不理解的是魏县市场管理局,先是来人说给我们调解,后又送来虚假的质检报告,更为恶劣地是告知我们拟对我公司罚款420000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因产品质量发生民事纠纷时,当事人可以通过协商或者调解解决。当事人不愿通过协商、调解解决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根据当事人各方的协议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当事人各方没有达成仲裁协议或者仲裁协议无效的,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关于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国质检法〔2011〕83号规定:六、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与其他法律法规的关系的规定: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是规范产品质量监督和行政执法活动的一般法。按照特殊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药品管理法》、《种子法》等特殊法对产品质量监督和行政执法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特殊法没有规定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的规定执行。   (二)《工业产品质量责任条例》、《产品质量监督试行办法》目前仍是有效的行政法规,在适用时应当遵循法的效力等级原则。对同一问题上述行政法规与法律均有规定但相抵触的,应当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的规定为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没有规定,而上述行政法规有规定的,可以依照行政法规的规定执行。 国务院《工业产品质量责任条例》的通知,国发〔1986〕42号第二十条规定:“ 因产品质量问题发生争议时,有经济合同的,按《经济合同法》的有关规定执行;没有合同的,争议的任何一方都可提请有关的质量监督机构调解处理,也可向人民法院起诉。”根据上述法律、法规,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经章丘市场管理局调解未达成协议,已向魏县人民法院法院起诉,并且法院已立案受理(案号:【2019】冀0434民初2750号)。而魏县市场管理局对我公司的异议置之不理,而明知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已向魏县人民法院法院起诉,却我行我素,乱执法。 领导同志: 魏县市场管理局个别人如此胆在妄为,置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一味的乱执法,并且严重地影响了我公司的正常经营,败坏了我公司的声誉《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为此,请求领导予以查处魏县市场管理局个别人的违法乱纪行为。 举报人:王增产 联系电话:13176419841 2019年12月23日 附:《异议书》复印件。 异议书 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刘俊波、梅日峰先生: 我公司收到你局及刘俊波、梅日峰先生签发的询问通知书,我公司认为该通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向我公司发出到你局进行询问不妥,有违法嫌疑。理由如下: 首先,我公司与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之间系合同纠纷,因我们双方之间签订了书面买卖合同。根据国务院工业产品质量责任条例第二十条规定:“因产品质量发生争议时,有经济合同的,按《经济合同法》的有关规定执行;没有合同的,争议的任何一方都可提请有关的质量监督机构 调解 处理,也可向人民法院起诉。”根据此条规定,你局对该争议没有管辖权。 其次,我公司与河北鸿建养殖股份有限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魏县人民法院已经受理,目前该案正在审理过程中(案号:【2019】冀0434民初2750号)。因此,你局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对我公司进行调查询问。 鉴于你局刘俊波、梅日峰先生以你局的名义多次对我公司进行违法调查及询问,扰乱了我公司的正常经营,败坏了我公司的声誉。如不依法纠正及道歉,我公司将通过纪检及司法程序进行维权,并向新闻媒体予以通报你局的乱作为行为。 章丘市振能机械有限公司 2019年11月16日
时间:   2019-12-24 15:11:44
状态:   已审核
转办意见:   
回复:
回复:

您好!就您反映的问题,现答复如下:

魏县市场监督管理局

关于党政网[2019]第106号件办理情况的

 

我局于2019年12月25日接到魏县党政网(2019)第106号专报后非常重视,立即进行调查核实。经查,我局认为山东省的章丘市振通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振通”)反映的情况失实。现报告如下:

2018年7月7日我局接魏县鸿健养殖有限公司(简称魏县鸿健”)反映山东振通生产销售的颗粒生产设备存在质量问题投诉后,立即开展依法调解及调查,经调查:

2017年2月24日魏县鸿健与山东振通签订颗粒生产设备买卖合同,并预交定金6万元。2017年3月18日上午,山东振通通过物流将颗粒生产设备(无合格证、无生产执行标准)送到魏县鸿健处,魏县鸿健向山东振通汇去尾款15万元。但负责调试运行的山东振通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没有将该设备调试成功。山东振通曾委派一名技术人员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调试,未能够正常运转,虽然魏县鸿健多次和山东振通联系,但山东振通未再派技术人员对该颗粒生产设备进行调试。期间虽通过电话联系,魏县鸿健按照山东振通的指令先后被迫更换了7次零部件,仍未能正常运行。2018年6月10日左右,通过双方交涉,在魏县鸿健承担一切费用的条件下,该颗粒生产设备返送到山东振通进行维修。大约半个月后,山东振通通过物流又将该颗粒生产设备发送给魏县鸿健,魏县鸿健安装颗粒生产设备后仍无法正常使用,无法生产。

2018年7月7日,魏县鸿健向我局反映情况、要求调解。我局建议其到章丘市市监局进行申诉,未果。2019年6月4日该设备经沧州市科技检验鉴定研究所检验认定:为不合格产品。

2019年11月1日,魏县鸿健放弃调解的诉求进行实名举报,要求我局依法进行查处。我局依据《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十六条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据监督检查职权,或者通过投诉、申诉、举报、其他机关移送、上级机关交办等途径发现、查处违法行为”之规定,立案调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十八条:“县级以上产品质量监督部门根据已经取得的违法嫌疑证据或者举报,对涉嫌违反本法规定的行为进行查处时,可以行使下列职权:……(二)向当事人的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和其他有关人员调查、了解与涉嫌从事违反本法的生产、销售活动有关的情况;(三)查阅、复制当事人有关的合同、发票、帐簿以及其他有关资”之规定,我局依法通知山东振通法定代表人接受调查,山东振通拒不接受我局调查。截止目前,我局对山东振通于2019年11月6日送达了《鉴定咨询意见书》、2019年11月12日送达了《询问通知书》、2019年11月18日送达第二次《询问通知书》、2019年11月22日送达了《限期提供材料通知书》、2019年12月17日送达了《行政处罚/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

关于山东振通的反映失实内容,我局的法律依据如下:

一,关于我局管辖权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规定: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编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释义》指出:“违法行为地包括违法行为着手地、经过地、实施(发生)地和危害结果发生地”。山东振通以货到付款的方式将不合格的颗粒生产设备销售给魏县鸿健,危害结果发生地就在魏县,因此我局享有行政处罚权。

二,魏县人民法院对双方合同纠纷的受理不影响我局对其违法行为的调查处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六十四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和缴纳罚款、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同时支付时,先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六条 “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处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表明市场主体在承担民事责任的同时,还要承担因违法而产生的罚款、罚金等行政责任、刑事责任。

三,关于《鉴定咨询意见书》真伪问题。该鉴定意见书是沧州市科技检验鉴定研究所出具的鉴定意见,沧州市科技检验鉴定研究所具有河北省科技协会颁发的甲级《河北省科技咨询单位资质证书》且处于有效期内。在《鉴定咨询意见书》署名的该研究所三名技术鉴定人员也具有技术职称证书;尤其鉴定过程也是按照山东振通与魏县鸿健签订的《颗粒机生产线供应合同书》及附件约定的“颗粒机 产量为5T-8T/H”、“抛光机三层 产量4T-5T/H”以及铭牌上的内容“生产效率1000-1500公斤/小时”标准,通过实验检验后才得出山东振通生产销售的颗粒生产设备为不合格产品的结论。

截止目前,山东振通拒绝接受调查并且不提供任何材料。

2019年12月30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