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
  
 
媒体关注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今日魏县 > 媒体关注 > 正文

禁止早采,魏县这样保鸭梨招牌

更新时间:2020-08-05 10:46:30点击次数:11209次

上图:7月29日,魏县东南温村鸭梨种植园里的百年梨树。 河北日报记者 王思达摄

下图:7月27日,魏县相关部门执法人员在魏城镇西南温村一果品交易市场检查。

河北日报通讯员 牛鹏斐摄

□河北日报记者 王思达 刘剑英

阅读提示

日前,魏县人民政府发布的一则《关于严厉打击鸭梨早采及购销“抹药梨”行为》的通告引发了当地群众关注。

该通告要求,8月20日前,魏县范围内禁止采摘、运销鸭梨鲜果,对违规使用果实膨大剂催熟的“抹药梨”,一律禁止购销及外运。

有“鸭梨之乡”美誉的魏县为何出台这一通告?当地果农如何看待这一措施?这对于当地鸭梨产业发展又意味着什么?

政府出手防止催熟早摘

7月29日一早,天儿还不太热,邯郸魏县魏城镇西南温村海棚果品有限公司的收购点,已经热闹了起来。面积不大的收购点几乎被梨农的三轮车占满,梨农们一边忙着除去梨果上的纸袋,一边把梨装进收购商准备的纸箱里。

“这是啥品种啊?”

“这是皇冠梨,刚下来的,今天价格是2块1一斤。”

“这个呢?”

“这是我们这儿近几年种的新品种,新梨7号,1块3一斤。”

记者上前询问,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魏县一直以来都以出产优质鸭梨著称,但在这个果品收购点,却没有发现鸭梨的“身影”。

“有鸭梨吗?”记者接连问了几位果农,都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要是往年这个时候,确实已经有少量提前催熟的鸭梨下来了,但今年还没有,得再等一个月。你看,那边儿不是贴着,今年鸭梨可不让提前摘了。”一位果农边说边指了指不远处醒目位置张贴的一张通告。

这是一则标题为《关于严厉打击鸭梨早采及购销“抹药梨”行为》的通告。

该通告要求,8月20日前,魏县范围内禁止采摘、运销鸭梨鲜果,对违规使用果实膨大剂催熟的“抹药梨”,一律禁止购销及外运;广大梨农和经销商要克服短期行为,做到不早采、不购销、不运输;各果品电商企业、物流、快递公司,不得收购、接纳运输早采的鸭梨及“抹药梨”;对不按规定从事购销、接纳运输的,一经查实,由各主管部门按照经销、运输不合格农产品论处……

记者看到,《通告》落款为“魏县人民政府”,落款处还盖着醒目的红色公章。

“皇冠梨、新梨7号是近几年梨农们根据市场需求自行改造嫁接的品种,其特点是生长期短,比鸭梨成熟早,正好可以赶在鸭梨大规模上市前的空档期,卖个好价钱。”魏县林果服务中心主任刘卫国介绍。

刘卫国告诉记者,前些年,新梨7号、皇冠梨等早熟品种的好行情,让部分种植鸭梨的农户“眼红”。于是,个别梨农采用给生长期的鸭梨抹膨大剂的办法,以图鸭梨“早熟”,卖个好价钱。

“往年这个时候,魏县确实有一部分使用膨大剂的鸭梨已经上市了,我以前也收过,价格比集中上市时高一些,但品质和口感跟自然成熟的鸭梨比不了。”来自石家庄赵县的果品收购商安少朋说,“不过今年魏县政府出了新规定,禁止鸭梨早采,现在市面上基本上看不到提前采摘的鸭梨。即便有极个别的早采鸭梨,我们也不敢收。”

“梨农通过抹膨大剂让鸭梨早熟的现象已经出现几年了,去年我们就以县鸭梨协会的名义发过公告,呼吁梨农不要使用膨大剂催熟鸭梨,但由于没有强制力,效果一般。”刘卫国说。

在刘卫国看来,只有通过政府层面进行约束管控,早采鸭梨才能真正得到遏制。但由于鸭梨产业牵涉到千万梨农的切身利益,禁止早采不能“临时抱佛脚”,必须未雨绸缪,从源头抓起。“要是大部分梨农已经给鸭梨抹了催熟剂,等到7月底鸭梨提前成熟了,你不让他卖,他怎么生活啊?”刘卫国说。

为了从源头遏制早采现象,早在鸭梨处于生长初期的今年4月,魏县就以县政府名义发布公告,明令禁止梨农在鸭梨生产中非法使用膨大剂。其间,魏县市场监管局、农业农村局、公安局、林果服务中心等有关部门还集中开展了联合执法行动,严厉打击违法违规生产、经营和运销膨大剂的行为。

“我们镇是魏县鸭梨的集中生产区域,有近10万人口、5万亩耕地,几乎家家户户种鸭梨。由于4月份是催熟鸭梨抹膨大剂的关键期,因此我们从三四月份开始就提前行动,在各村张贴公告、入户发放明白纸,让梨农不要给鸭梨抹药。镇上还几次组织召开由各村支部书记和种梨大户参加的座谈会,宣讲县政府禁止抹药和早采的政策,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魏城镇党委书记薛丽萍说。

“由于前期宣传、引导和执法工作做得好,绝大部分梨农在鸭梨生长初期没有使用膨大剂,如今自然不会提前采摘、售卖。目前,由县里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组暂未发现提前售卖催熟鸭梨的现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县里相关部门和各乡镇将继续加大巡查力度,保证8月20日之前市面上不出现早采鸭梨。”魏县县委书记樊中青表示。

不能让鸭梨变成“一口扔”

鸭梨提前上市,这个在很多外县人、外行人看来“算不了什么大事儿”的问题,为何值得魏县有关部门如此“兴师动众”?

这,还要从魏县和鸭梨的渊源说起。

“据考证,魏县种植鸭梨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中国著名的‘鸭梨之乡’。目前,魏县梨树总面积20万亩,年果品总产量45万吨,其中鸭梨15万余亩,年产量35万吨,鸭梨产业年总产值9亿元以上。”樊中青介绍,魏县果区农民收入的80%来源于鸭梨,鸭梨的生产还带动了贮藏、加工、包装、运输等相关产业的迅速发展。

“因此可以说,鸭梨产业是魏县农业经济乃至整个县域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鸭梨产业的兴衰,牵动着魏县的经济和民生。”樊中青认为。

魏县鸭梨之所以特别,离不开其得天独厚的生长条件:魏县位于我省南部,光热条件优越,物候期比河北中北部梨主产区早7~10天左右,梨果生长时间长。此外,魏县鸭梨主产区地处漳河故道,土壤通透,适宜梨果生长及营养积累。

独特的地理位置、土壤及气候条件造就了魏县鸭梨“果型端正、个大皮薄、核小渣少、酸甜适度、香酥可口”的特质。魏县鸭梨也因此素有“天生甘露”之称。

和一些早熟品种梨不同,魏县鸭梨的自然成熟期一般在8月底到9月初之间。每年8月开始,地处温带季风气候带的魏县,雨量开始减少,热量依然充足。充分的光合作用带来的糖分积累,是魏县鸭梨好吃的秘密所在。

“因此,采摘前的最后一个月,才是累积含糖量、增加风味、减少石细胞的关键时期。”刘卫国说。

“提前摘下来的鸭梨硬,含糖量不够,发酸,没什么梨味,里边渣特别多,梨农们自己都不吃,管这种梨叫‘一口扔’。”种了40多年鸭梨的魏县梨农白何发说,虽然使用膨大剂提前采摘的鸭梨外形、个头已经和完全成熟的鸭梨区别不大,但口感却大相径庭。

“根据我以前收梨的经验看,使用膨大剂抢先上市的鸭梨虽然一开始不愁卖,但只能销往低端市场,消费者对这种梨的口碑反馈也很差,买一次可能就不会买第二次了。现在我们主做高端梨,只收自然成熟的精品魏县鸭梨,专门销往广东、福建等大城市的精品水果店。虽然这种鸭梨价格高一些,但消费者愿意买单。”安少朋说。

“事实上,国家有关部门并没有明令禁止果树种植中膨大剂的使用,而且根据目前研究,适量使用膨大剂对人体也没有什么危害。但是,魏县鸭梨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是魏县的金字招牌。如果我们不及时对这种现象加以制止,任由低品质、‘一口扔’鸭梨存在。长此以往,损害的是魏县大部分梨农的利益,砸的是魏县鸭梨这块金字招牌。”樊中青说。

可喜的是,经过有关部门几个月的宣传、教育、引导和一些强制措施,魏县绝大部分梨农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自觉树立了质量意识,早熟鸭梨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

就要走品质品牌路线

“看这几棵梨树,都是100多年的老树。我不但不让它早熟,还专门请专家指导,通过控水、控肥等措施,延长它的生长期,让它比一般的鸭梨晚熟一个月。这样的鸭梨甜度更高、口感更细腻,5块钱一个人们都抢着要!”

7月29日下午,魏县东南温村的一处梨园里,梨精灵农业科技公司经理王英站在一棵梨树旁,兴奋地向记者介绍。

东南温村位于魏县鸭梨种植核心区域,鸭梨种植面积2000余亩。上百年甚至几百年树龄的老梨树,在东南温村都不鲜见。

正是看中东南温村这一优势,2019年5月,王英和40个散户梨农签约,在老梨树生长较为集中的区域承包建立了50亩精品鸭梨采摘园。

“我们公司在管理、采收、价格等方面与梨农签订协议,梨农在林业部门指导下统一管理,保证鸭梨质量。公司则采取创意包装、采摘、电商销售等方式与国内大中城市的企业、超市开展高端营销合作,创造自身合理利润。”王英介绍。

在王英看来,这一模式之所以能实现梨农和公司的双赢,根本原因在于对鸭梨品质的把控。

“通过涂抹膨大剂提前上市,或者走低价竞争的方法都不能长久,走品质、品牌路线才有出路。在去年举行的魏县金秋鸭梨采摘节梨王争霸赛上,我们公司参与‘年份梨王’竞拍活动,一枚产自200年树龄梨树的鸭梨就卖到了200元。”王英说,“公司的梨卖上了‘金子价’,吸引了更多游客前来采摘,有的企业甚至直接出钱认养梨树。”如今,王英的梨树采摘园里已有70多颗老梨树“名花有主”。

王英梨园采摘、认养模式的成功,是魏县近年来重视鸭梨品质、着力提高鸭梨品牌知名度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魏县连续实施了“鸭梨无公害标准化生产建设工程”等项目,通过实施精品工程、扩大宣传、组织经纪人队伍推销等一系列措施,培育了一大批高档次、无公害梨园。2018年,魏县鸭梨取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并被评选为省级区域公用品牌。

为加快梨产业发展进程,提高在贫困村的产业覆盖率,带动更多的贫困人口通过发展梨产业实现脱贫致富,魏县还规划实施了“一扩三提”工程,即扩大种植面积,提高质量、提升品牌、提高效益,加快推进梨种植模式向省力化、机械化、标准化、矮密化方向发展。

根据这一规划,2016年以来,魏县新发展密植梨种植面积3万亩以上。密植梨扶贫产业园实行“五统一”管理模式,即“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统一采收、统一品牌、统一销售”。这一模式的推广,进一步提高了魏县鸭梨的品质,提高了鸭梨种植效益。

“去年,在全国果品滞销的大背景下,魏县鸭梨收购价仍然达到2.4元-3.6元/公斤,比河北省中部鸭梨产区价格高出0.8元-1元/公斤,梨果主要销售到石家庄、广州、深圳、湖北、福建、香港等地。今年,在多地鸭梨减产大背景下,我估计到8月底9月初,不用膨大剂催熟的魏县高品质鸭梨,价格会比去年更高。”刘卫国说。

“以这次严厉打击早采鸭梨为契机,未来,魏县会继续走科技助农路线,提高鸭梨品质,深入实施鸭梨品牌化战略,推动魏县鸭梨走出魏县、走向全国,更好地助推县域经济发展。”樊中青表示。


(编辑:党政网站管理员)